主页 > 博客

【翁妈说】文创产业「时尚化」与「生活化」的要诀

时间:2019-06-10 来源:美食家阿秀


摘要

针对文创产业研发之事,笔者常听到:「文创太简单了,谁都会。」这句话,而这论调正是笔者内心的痛,要知道,大家都「会」就等同于大家都「不会」……


前言

1997年,由英国布莱尔内阁所推动的创意产业;被称之为「文化创意产业」。而「文化」一词广义地说,泛指在一个社会中共同生活的人们,拥有相近的生活习惯、风俗民情,以及信仰等;狭义的来说,意指「艺术」是一种经由艺术家们创造出来的新型态产物。若就狭义或广义的文化而言,「文化创意」即是在既有的文化中,加入每个国家、族群和个人等的创意设计,并赋予文化新的风貌与艺术性价值。


现今的文创产业营运环境

现今的文创产业营运环境极为纷乱,毫无规划可言,放眼望去,大家一窝蜂地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未见任何新意,这或许是急功近利之下所引发出的营运恶果。文创产业若要在营运上有所突破的话,必需在产品研发上多费点心思。


文创产业成品的流行性

(一)随波逐流的时尚品味

  反正新产品的研发需要长时间的经营,以及预算上的考量,业者为了方便起见,倒不如大、小抄袭来得快些,也因而市场上可见的文创产品均极为相似,无法引出消费者的购买欲,而这也正是随波逐流时尚品味所带出的后果。

(二)引领潮流的时尚品味

  文创产业成品若要引领潮流,必须要有各自产品的定位与新的设计概念,而这些前置作业均有赖于高端设计人才的培育,事实上,这也正是文创产业拓展的当前急务。

面面俱到的文创饰品——手环


美中不足的文创产品——手环


面面俱到的文创饰品——胸针


美中不足的文创产品——胸针


面面俱到的文创饰品——戒指


美中不足的文创产品——戒指


日常生活用品


文创产业的营运与拓展性

文创产业的营运与设计必须以区域性的风情、习俗作为主轴,借以彰显出产品的特质,使其具有区域性文化的刻痕与内涵,进而顺畅地衔接消费平台,并带动、活络文创产业的营运机能。既然文创产业的拓展在于承继各区域性的文化传统特质,尤其注意,这不是单一的承袭而已,是在固有的传统文物上加添新的设计意念,并创见出符合新时代消费品味的产品,如此才有产业拓展的可能性。

当然,人才培育是文创产业营运与拓展的一大主轴,设计人才在拥有国际观的设计理念之后,必定要有其挣脱区域性沉重文化包袱的能量,并设计出那受人肯定、赞赏的文化产品,继而拓展出文创产业的亮丽业绩。


举台湾文创产业的现况为例

近几年台湾兴起一场文创之风,举凡是旅游景点、百货商场只要打著文创牌,似乎就是一个红不让的铁招牌。然而,台湾文创就是少了些什麼?似乎已陷入了只有精致包装的窘境。导致现今的文创生产者,不得不应用网路资源,如 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 等,将自己的文创设计产品稍加提升使其更符合现今消费者的需求,如手绘手机壳, 原创棉质 T-shirt, 背包配件……不管外在环境如何?文创设计者自己要有勇气去创见自己的品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必畏惧。毕竟,大家还年轻,若有所不顺,总还有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

可惜的是,台湾目前的学习环境仍是以理工及经济挂帅,加上对自我文化的轻视,让「文创」商品设计总少了那一味。这该归咎于过去半世纪来,台湾的身份一直处于一种既模糊又矛盾的状态,导致台湾人对所有事物皆大半无认同感且极为混乱,究竟是「台湾文化」?又或者是「东洋殖民文化」?也因而台湾的文创商品总少了些许台湾固有文化的精髓与精神。

事实上,文创商品除了要有其外在的实体样貌之外,更要有内在的实质精神;并不是单单地抄袭旧有的成品样式之后,再转介到新产品上即称文创商品。若创作者本身对文化传承没有足够的认识;对所身处的本土艺术文化未加重视,是很难设计出好的文创商品。


案例

一场苏迪勒台风几乎重创全台,却也无意中吹出了一个令人惊艳的「创意」──台北市南京东路与龙江路口的一对邮筒,因遭强风吹落的招牌砸中而致「歪头」,其模样既可爱又讨喜,引发民眾疯狂前往「朝圣」,直到大半夜都还有人抢著跟它们合照。若说这是「美丽的意外」,大概没人会反对。「意外」,但又「美丽」,这其实就是对「创意」最简单的注脚,歪头邮筒带给大家最大的启示是,原来创意未必是什么高深莫测的学问,有时只要一点「反常」,最平凡的东西也能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品。邮筒原本「应是」直立的,但如今却向一侧倾斜,这就是「反常」;然而邮筒并未因此失去它原有的功能性,还是可以投递信件,此即「合道」。如此看来,创意无所不在,它可随时存於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而且绝非什麼昂贵的商品。歪头邮筒般的「美丽意外」,即是松软的土质在强风吹袭之下,促使置於其上的邮筒本能地向东南方逐渐地倾斜,而型塑出些意外的有趣效果。



近几年来,台湾砸下大钱在各地兴建文创园区,也鼓励民间产业朝文创层面发展,但文创产业不是空有「园区」,就是毫无文化创意可言,把文创产业搞得怪模怪样地;更甚地是,完全忽略了文创商品应该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绝不是标新立异地摆在櫉窗中,昂贵到只有富贵人家才买得起的产品,更不是动辄要花数亿、乃至数十百亿去大力经营的产品,例如喧腾一时的「台北花博」与「梦想家」等。

总而言之,文化乃是一切生活形式之总和,创意则是在既有的文化、艺术上注入一股新的活力,就如台风肆虐虽令人哀愁,但歪头的邮筒却适时地让我们在台风天中有那么点愉悦。由此可见,文创若不能落实於平常的生活中,那么充其量只是一高明的骗钱技俩而已,那能创见出令人赞叹的美好商品,更别谈它的未来拓展性。



小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