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

TCL重组疑云 华星光电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印钞机?

时间:2019-05-14 来源:美食家阿秀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李东生和他的TCL集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用实际行动对这句古语进行了非常形象的解读。

李东生赤裸裸的金元外交

TCL重组疑云 华星光电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印钞机?

20余天前,TCL集团(000100.SZ)宣布拟将旗下600亿元营收的智能终端及其相关业务打包卖给TCL控股,转而专注于发展旗下华星光电为代表的液晶面板业务。这个打着“战略重组”幌子的一纸公告迅速引起舆论哗然。

人们一方面质疑TCL集团仅仅以47.6亿元的价格就将其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以及相关配套业务拱手让出有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之嫌,另一方面,液晶面板具有强烈的行业周期性,当前正处于低迷状态,该转型极具风险性。

公告前一个交易日,TCL集团股票收盘价为2.56元,公告后一个交易日即应声下跌,收盘价仅为2.41元,跳水近6个百分点,2018年最后几天一直处于风声鹤唳之中。

TCL重组疑云 华星光电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印钞机?


李东生令人费解的举动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不满,深圳证交所专门发出31发连珠炮,要求TCL集团“详细说明标的资产评估值合计数的计算过程”,并解释“本次交易出售盈利资产的原因和必要性”。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蒙混过监管一关后,李东生开始盘算闯关股东大会,但对于这样一位曾经带着国企TCL崛起又成功夺得第一大股东之位的潮汕商人又何足道哉?

2019年新年第一天,在大股东李东生等人的提议下,TCL集团称,基于对长期战略的认可和核心主业发展的信心等,建议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元(含税),共计分配利润13.55亿元。

在离发布年报数月前,李东生们急急抛出这个赤裸裸的提议,个中深意不言自明,不过想以银弹为先导,再搭配一些御用媒体打出变身半导体显示及材料领域科技集团这样的噱头,攻下投资者心理防线而已。再小的苍蝇也是肉,在分红诱惑下,TCL股价果然节节攀升。

京东方:TCL集团的榜样

然而,从传统家电企业到科技巨头这么大的转变,真的靠塞进几条液晶面板生产线就能实现了吗?

国内面板巨头京东方似乎是一个现成的反面典型。

去年10月底,这个行业巨无霸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其Q3营收为259.9亿元,较上年同期略微增长4.8%,然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却不到1.2亿元,同比骤降93.7%。前三季度总收入694.6亿元,同比持平,净利润33.8亿元,同比下滑47.8%,扣除非经常性损失后仅为10.99亿元,同比大跌81.4%。

与尴尬的业绩一致,京东方股价从去年初的6.68元已跌至目前的2.52元,跌幅超过六成,一年蒸发1100多亿元。

TCL重组疑云 华星光电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印钞机?

京东方认为,显示器、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彩电等五大主流市场均处于基本饱和状态,增长空间有限,整体增长低于预期,供过于求,市场价格一路下行,这已成为整个行业的问题。

丢掉整以发家的传统业务,装进产能过剩的液晶面板,TCL集团能够玩得比京东方更好吗?

华星光电或将掏空上市公司

事实上,李东生向上市公司注入的从来就不是一头现金奶牛。

有人曾将华星光电说成是TCL集团2018年业绩改善的救世主,恰恰相反,依靠的完全是即将要卖掉的资产的全面改善。第一财经报道称,在上市公司全年业绩预计增速大致三成的背景下,所谓盈利主体的华星光电前三季度销售收入同比下滑6.8%,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更是大跌近三成。

华星光电其实是一头亟需输血的巨型怪兽,李东生之所以愿意将其贡献给上市公司,真实的原因是独自难以负担华星光电所需的资金投入。

TCL重组疑云 华星光电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印钞机?

一条面板生产线动辄数百亿投入,为了发展华星光电的半导体显示面板业务,TCL集团2017年以价格为3.1元发行了13亿股,实际募集资金超过40亿元,2015年以价格2.09元发行了27.28亿股,募集资金近57亿元,三年内融资近百亿。

李东生为此多次解释过TCL集团作为华星光电融资平台的必要性,而且从来没有掩饰发展半导体显示业务对资金的渴求。TCL集团在公告中也明确表示,半导体显示及材料成为自身核心主业后,可通过上市公司平台满足新项目的资本开支需求。

但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电视和手机市场增速均在放缓,新的应用仍然处于培育期,何时爆发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备受期待的5G今年因成本、产业链成熟度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也不可能形成规模,从未来长期供需看,未来两年国内新增产能将集中释放,2018-2020年供给大于需求是大概率事件,在贪婪地吮吸TCL集团的血液的同时,华星光电业绩下滑很可能将进一步加剧。

如果今天你接过李东生抛过来的蝇头小利,明天或许将N倍的还回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