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英语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时间:2019-05-12 来源:美食家阿秀

时间定格在2018年10月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这座世界唯一横跨亚欧的大都市沐浴在秋日阳光之下。 下午1点,一位年近60岁的中年男人带着未婚妻,如约来到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未婚妻在外面等,他进入领馆办理申请结婚的文件。

1个小时,2个小时,3个小时……

他的未婚妻再也没有等到他从领事馆出来。不仅没出来,而且还身首异处……

以上绝非谍战剧情节,而是沙特籍作家、记者贾麦勒·卡舒吉的真实遭遇。

尽管土耳其和沙特两国还在就到底是谁下令杀死卡舒吉打着口水仗,但双方都已确认卡舒吉是死在了沙特国家安全人员的手中,这让沙特政府成为所有媒体头条的主角。1985年出生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变成几乎所有西方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讽刺的是,2017年“小王子”穆罕默德还是美国《时代周刊》网络票选年度人物,而一年后《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封面其中之一,则变成卡舒吉在阴影中审视着这个他已经离开的世界。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西方媒体在一些时候捧得有多高,在另一些时候踩得就有多狠

在外界看来,2018年的最后三个月无疑是穆罕默德在父亲的庇护下主政沙特以来最煎熬的三个月。卡舒吉案的压力之下,除了美国总统老特头等有限几位“不识时务者”,多数西方政商人士都爱惜自己的羽毛,对沙特避之唯恐不及。11月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上,世界银行行长、美国财长等接连爽约;摩根大通、福特汽车、微软、谷歌等等商界巨头宣布不参加大会;原本与沙特合作非常愉快的日本首富孙正义仅仅出席了大会前的晚宴,并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大会现场尽管人潮涌动,但仔细一看绝大多数来自海湾地区,为政商大佬准备的前排座位空空如也。要知道,仅仅一年前,同一个大会上,王储还兴致勃勃地向全世界推出总价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超级新城建设项目,如今不仅投资伙伴接连撤出,连项目任命的几位董事也纷纷宣布辞职。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西方政商大佬在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上的“空椅策略”

不仅如此,美英等国还减少了对沙特在也门行动的支持。12月1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议案,决定不再为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介入也门战事提供支持,尽管议案后续极有可能被众议院或特朗普否决,但就连把沙特看作“对抗伊朗堡垒”的老特头本人也说,沙特在卡舒吉事件中做了“史上最差劲的掩饰”,美国对中东最重要盟友,乃至沙特王储本人的不满情绪,可谓是盖都盖不住了。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要是没有沙特的千亿军购合同,特朗普也够呛能这么死心塌地

坏消息还不仅仅来自遥远的欧美。尽管萨勒曼国王“屈尊”给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捎去请柬,希望这位在一年多前被儿子穆罕默德和小伙伴们合伙踢出“朋友圈”的“老朋友”到利雅得参加海合会峰会,但塔米姆却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干脆不来,仅仅拍了外交国务大臣象征性地出席,卡塔尔媒体同时还搬出了2017年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沙特滞留不归的旧闻,对沙特的揶揄之意再明显不过。在海合会峰会开幕前,卡塔尔宣布退出沙特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也像是断交多时之后,卡塔尔这个“轻量级拳击运动员”,对沙特这个重量级对手有些迟来的反击。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图四:沙通社“官宣”的海合会峰会合影,卡塔尔代表站在最后面

国外风声不利,国内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沙特王储2017年曾对媒体表示,“2030愿景”计划将使沙特在彻底摆脱对石油的依赖。但时隔一年,今年12月穆罕默德在会见一个商业代表团时表示,石油立国的沙特未来仍将继续扩大对传统行业的投资。这不禁让人联想,大力推动沙特经济转型的王储本人,是否开始考虑放缓改革的步伐。舆论导向如此,很多指标也显示沙特经济的活力大不如前。当前,沙特失业率已超过12%,为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世界最大石油企业——沙特阿美石油的上市计划,也从国际资本市场的一块大蛋糕,变成了屡屡跳票的水中月镜中花,甚至成为一些财经分析人士眼中的闹剧。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布伦特原油从10月开始跳水式下跌,恍如天朝股市

雪上加霜的是,还有外国媒体爆出沙特王室内部不和的消息。11月20日,路透社发布独家报道称,有部分沙特王室成员正试图阻止王储继承王位,还援引三名与王室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称王室内部有数十位王子希望看到王位继承上的一些变化,但是国王在世时,他们不会采取行动。 此外,有消息人士透露,萨勒曼国王的弟弟,也就是穆罕默德的亲叔叔——现年76岁的艾哈迈德亲王将成为潜在的继任者,并得到了沙特王室成员、安全机构和一些西方国家的支持。还有美国媒体爆料称,王室内部考虑重新任命王储,以萨勒曼国王的另外一个儿子、现任沙特驻美大使哈立德·本·萨勒曼取代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一时间,各种消息甚嚣尘上,加上一贯低调神秘的沙特王室官方对于这些传言不予置评,似乎更显得平静海水下暗流涌动。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艾哈迈德亲王(左),76岁。著名的“苏德里七雄”中最“年轻”的一个

功是功过是过。这一年里,沙特王储还是做了一些让沙特绝大多数人很开心的事情: 4月10日至14日,阿拉伯时装周活动在利雅得举行,这是沙特历史上破天荒的一次。要知道,这个王国从前是一个要求女性在公开场合必须穿着黑色长袍的国家;4月18日,时隔三十多年,公共电影院重新出现在沙特境内; 6月24日,沙特正式开放女性驾车,标志着全球唯一女性驾车禁令成为历史; 12月15日,针对电动方程式世界锦标赛,外国游客可持有赛事专用访问电子签证入境,这被认为是沙特发展旅游产业的一项重大举措; 12月21日开始,沙特另外一处世界文化遗产——玛甸·沙勒遗址将连续8个周末迎来重量级演唱会和音乐会,意大利盲人歌手波切利、希腊音乐家雅尼以及中国钢琴家郎朗都受邀表演。 娱乐活动虽称不上琳琅满目,但也能让相当一部分人告别开车到邻国阿联酋或巴林度过周末的日子。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海湾风头正劲的两位穆罕默德,现场观看了电动方程式比赛

生活上有了便利,工作中也有了变化。 沙特政府正在将普遍的国民补贴逐渐削减,转而设置“国民账户”,向那些被证明确实无法养活自己的家庭或个人提供帮助,这使得那些早已习惯了清闲的沙特人逐渐认清现实,政府不会再为自己的奢华生活买单。他们中的一部分开始走向过去一直由外籍劳工“把持“的蓝领工作岗位,不少沙特人驾驶着自己的豪车当网约车司机来赚取零花钱,路边停车买个快餐吧,发现开餐车做厨师是沙特人,加油站加油有吧,收钱的井然也是沙特人!无论是自愿还是迫于生计,这样的景象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都无法想象。或许中国网友心中,沙特“土豪”的形象,也该改改了。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买东西的是沙特人,卖东西的,嘿!也是沙特人

年轻人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更为关键的是,沙特决策层仍然对王储主政的未来仍抱有期待,或者说对现状尚能容忍。领导着整个王国的穆罕默德,身边依然围绕着一群年轻且掌握相当实权的顾问,即便是在卡舒吉案之后,也只有萨乌德•卡赫塔尼和艾哈迈德·阿西里被象征性免职。12月27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一系列国王令,调整多个部门的“看门人”,外界多关心在外长位置上兢兢业业的朱拜尔被曾经在丽兹·卡尔顿酒店接受反腐调查的阿萨夫替换,但对于王储来说,更重要的是国王令在重用一批老资格官员辅佐王储的同时,也任命了不少与王储关系非常亲近的年轻人,特别是1986年出生,被委国民卫队大臣重任的阿卜杜拉·本·班达尔王子,据说从小与穆罕默德一起长大,过从甚密。种种迹象表明,老国王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强化王储的权力。

沙特上千王子的宫斗戏?人家位置稳着呢!

上阵父子兵,不仅要“扶上马”,而且还“送一程”

2017年末,曾经有网文将沙特王储称为“地表最强80后”(不知长白山南侧那位是否同意).现在看来,改革成功与否或许此时下结论尚早,但确定的是,尽管背后有着强大支持,但同样巨大的压力之下,留给穆罕默德的试错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愿刚刚过去的,是他的政治生涯,也是沙特的改革进程中最艰难的一年,否则谁都不愿想象,等待这个庞大石油王国,甚至整个中东的将是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