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折纸

【灵异】『走近科学』67

时间:2019-07-25 来源:美食家阿秀

目录

(01)(02)(03)(04)(05)(06)

(07)(08)(09)(10)(11)(12)

(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

(37)(38)(39)(40)(41)(42)

(43)(44)(45)(46)(47)(48)

(49)(50)(51)(52)(53)(54)

(55)(56)(57)(58)(59)(60)

(61)(62)(63)(64)(65)(66)

(133)

“那又怎么样呢?我只知道她那时很难过。”

北让的理直气壮让季谬咽下了之后的话,她本还想说一句南付的妻子和孩子是无辜的,但她知道,北让不在乎,她不知道北让的性格为何如此,但她并不想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对方,然而她却又无法说服自己对南付那无辜的家人视而不见,这让她一时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此时,傅茶斯出声道:“南付的事情我不管,但他的家人是无辜的,我要救。”

季谬惊喜地看向了傅茶斯,后者正紧紧地盯着北让,目光毫不想让。

北让道:“无所谓。”确实无所谓,她的目标只是南付,就算傅茶斯救了南付,她也不会和对方闹僵,大不了她再找个法子弄死对方就好,“所以,你们要一起去鬼市吗?”

傅茶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迟疑地问道:“我以前听鬼怪们说,南前辈去了鬼市后,付出的代价是她关心的爱护的人都会因她而死?你是因为这个才去鬼市?”

北让夹了一粒汤包放在醋碟里蘸了蘸,冷声道:“我不好活得好好的么?谁说会因她而死?那些死了的人都是时候到了而已,和我师父有什么关系?而且,林前辈和段前辈不也没事么?”

还真是,傅茶斯好奇道:“那你师父付出的究竟是什么啊?”她也不怕北让生气,她看得出,对方虽然报复心重,但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不……准确点说,对方可能根本不在意这些,从上次直接说出她和季谬心中的软肋,以此激将她们和她一起打开鬼市就能看出,这人根本不在意旁人的心情,只要能让她达到目的,无所谓态度好坏,无所谓语言是否冒犯到她。

北让直接道:“不说。”

傅茶斯耸了耸肩:“好吧,我会去鬼市,但季谬不会去。”

季谬:“你说的那个季谬是我这个季谬吗?”

傅茶斯:“是的。”

季谬:“我觉得不是。”

傅茶斯:“就是!”

季谬看向北让:“我去,我会收集怨气。”

傅茶斯也看向北让,告状道:“她主业是马哲老师。”

季谬:“等我交了论文考了职称我就要去教别的科目了!”

傅茶斯才不听:“她上上个月才入我们这行。”

季谬:“我上辈子做过几十年替命小鬼,知道的比她多。”

北让:“……你俩应聘来了?”

傅茶斯和季谬对视一眼。

“哼!”

“呵!”

……

北让不顾傅茶斯的瞪眼,和季谬也交换了微信,她告诉季谬两人,开启鬼市的怨气还差六十骨,在今年除夕前,她们每人至少要带来二十五骨的怨气,她才会带她们一起去开鬼市,如果谁能找到贪魂,就可以不用收集怨气。

这个条件对傅茶斯和季谬两人来说,已经格外宽厚了,她们心里都清楚,如果不是北让太过着急,在已经收集了两把钥匙和四十骨怨气的情况下,她根本不需要带上她们……虽然进鬼市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等到北让离开后,傅茶斯和季谬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傅茶斯既觉得自己不该干涉季谬,又不愿意季谬真的进鬼市,她不禁有些后悔,如果那天不带季谬去见北让就好了,倘若以后季谬在鬼市换了什么让她后半生都会在痛苦中度过的东西,那她大概会自责一辈子。

而季谬好似猜透了她这份心思,她对傅茶斯说道:“就算不为早知,我也会去鬼市的……在知道世界上存在那样一个地方后,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去见识一下,也许进去后,我会因为做了交易而后悔一辈子,但那也只是可能,假如我不去,我是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傅茶斯,撇开林前辈的事不谈,你真的能够对鬼市毫不心动吗?”

答案是那样明显,傅茶斯没法欺骗季谬,也没法欺骗她自己。

季谬:“我是成年人了,就算今后后悔了,我也不会怪你的,我不是南付。”

傅茶斯垂着脑袋小声道:“比起害怕你责怪我,我更怕你受伤害。”

季谬的眼神微微闪烁,她也低下了脑袋,清了清嗓子,竟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咳…明白明白,吃饭吧,吃那个饭,那个虾粉,我是说……虾饺和肠粉,快吃…”

说完那句话后就在那忐忑不安的傅茶斯被季谬的反应弄得一愣,继而脸上止不住地扬起一个惊喜中透着些羞意的笑来,她也语无伦次地应着:“嗯嗯,吃吃吃…你也吃,吃完我们去睡觉……我是说!我们回家休息下!嗯……”

叉着腿坐在一粒虾饺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虾饺的段否口齿不清地问道:“……呀呀呀呀?”你们是不是太累啦?在说胡话吗?

季谬头也不抬地说道:“吃你的。”

傅茶斯也低着头,脑袋都恨不得埋在碗里:“就是,吃饭不要讲话,这是礼仪。”

段否叼着半截虾仁陷入震惊与迷茫:“??????”

……


(134)

要救南付一家可能会有些困难,但要想只救南付的家人却还算容易。

两人回季谬家睡了一家补充好精力后,在夜幕降临时,再次驱车赶往了南付楼下,阳台一片漆黑,估计南付跑出去避难了,然而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离家超过三天,破家就会直接侵入墙体,将家中的墙当做主人的皮,将之据为己有,等到主人再回来时,便永生永世也别想出去。

而倘若主人七天后还不回家,破家就会暂时离开它的家,去将原主人带回来,因为原主人的家中必不可少的装饰。

傅茶斯拖家带口的站在南付家门口,按响门铃。

三次门铃过后,依旧没有人应答,看来南付真的出去了。

傅茶斯屈指,不急不慢地敲了三下门:“请问,家里有新主人吗?”

——“请问,家里有新主人吗?”

——“请问,家里有新主人吗?”

这句话,傅茶斯说了三遍。

她将季谬揽到身后,静静地等待着,几个呼吸过后,“吱呀”一声,房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一道缝,屋内漆黑一片,走道上的光微微照亮屋内,让人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

“有事吗?”一个阴冷的声音问道。

傅茶斯:“您是南祁吗?”

屋内人答道:“认错人了。”

傅茶斯:“我们能做笔交易吗?”

屋内人沉默了一会儿:“什么交易?”

傅茶斯:“我给你修建属于你的真正的坟穴,而不是南祁的,并且我让人固定每个月去祭奠你一次。”

屋内人:“条件呢?”

傅茶斯:“破你安宁的那个人我不管,我只要你别伤害他无辜的家人,”

屋内人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许久才嘿嘿笑了一声,那笑声仿佛有块冰从你心上滑过:“可以。”

傅茶斯掏出一截约一指长的黑色的香从门缝里递了进去:“事了了就点燃它。”

“好。”

一人一鬼干脆利落地谈完了生意后,傅茶斯便带着季谬离开了。

段否担忧地说道:“呀?”他会不会反悔啊?

傅茶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的,他现在已经在这里安家了,跑不了的,如果他不愿意,他刚才就没必要答应我,对破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报仇,其次就是有个家,这两点我都满足他了,他没必要为了多杀两个人和一个知道他老窝的天师闹僵。”

季谬突然道:“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傅茶斯:“嗯?”

季谬:“我们是为什么来找南付来着?”

傅茶斯:“……”

两人一鬼大眼瞪小眼的互瞪了许久后,不约而同地小跑了起来。

季谬边跑边问道:“你那个符能维持多久啊?”她看了眼时间,还差半小时到0点。

傅茶斯:“普通的鬼魂一天一夜,但南巷那种存在了几十年的鬼魂……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那么久。”

而等到两人坐车跨越半座城市回到当晚困住南巷的那个小巷时,那个角落果真已经空无一鬼。

傅茶斯和季谬看着散落一地碎裂的符纸,心中都闪过一个让她们自己都觉得荒谬到可笑的想法。

而这种想法在几分钟后就得到了证实。

两人刚走出巷子口,就看到几辆警车停在街对面的一家酒店门口将酒店封锁了起来,傅茶斯忍不住伸手牵住了季谬的手,她发现后者的手和自己的手一样,冷得像屋顶上结的冰,她们都看到了那个站在酒店三楼窗前的南巷,他的鬼影已经透着浅浅的红色。

段否仰着小脑袋严肃地望着,他道:“呀。”他杀人了。

警笛声在耳边呜呜地响,傅茶斯突然觉得这一幕实在是有些讽刺,仿佛是命运对她的嘲弄,她看着印在窗户上的那个滑落至床沿的血手印,她甚至不用偷偷潜进去看一眼她都能知道那血手印的主人必定是南付,能让流浪二十多年都没沾染鲜血的南巷动手的,只可能是南付,那个故意订了一间离家如此之远的酒店,只为躲避破家的南付。

还恰好被南巷看到。

讽刺至极!可笑至极!

季谬也说不清心里究竟是唏嘘多一些还是害怕多一些,她忍不住将傅茶斯的手握得更紧些:“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命,是吗?”

傅茶斯用力吞咽了一下,好像这样就能将心中的不甘与无力一并咽下,她涩声道:“我不知道……”

季谬眉头紧锁:“可是…可是北让不是说,南前辈给他改过命让他能一生顺遂安康吗?”

傅茶斯猛地扭头看向季谬,眼睛因惊讶而微微睁大:“所以…南前辈当年,根本没给他改命?”

……


【小剧场】

南知更:“你们以为改命是点外卖动动手指就行的吗?会员改的次数多了还能凭积分减五块是不是?搞笑!”

北让:“就是,搞笑!都给我笑!”

……

谢谢大家昨天的安慰,感动!!

我被科普了一下,说是可能是tx自己检测到的,因为很多一万阅读量的公众号广告点击只有几个,而我有一两百个,真的瞬间就不伤心了,因为是你们对我太好我才被封的,这个理由就真的一点也伤心不起来~谢谢你们~没广告就没广告,没事~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