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折纸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时间:2019-05-01 来源:美食家阿秀

各位客官老爷们,新人小编,前来报道。这是小编在今日头条上的第一次试水,还望大家多多捧场。

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今天小编要带大家扒一部电影——《让子弹飞》。就是这么一部8年前上映的电影,至今都让观众回味无穷。这部电影给大家带来了极为震撼的视觉享受,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而又环环相扣,不禁让人大呼过瘾。而这部电影最为迷人的地方,无疑是那些发人深省的隐喻,这也正是姜文导演的过人之处,精彩又不失内涵,简直是商业片的典范,不知不觉中痛痛快快地站着把钱挣了,还着实讽刺了一把那些靠流量小生卖人设的烂片电影,也许这就是意外的惊喜吧。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这部电影的场景架设可谓宏大。以民国军阀混战时期为故事背景,一个占山为王的麻匪张牧之拦路劫官车,冒充县长上任鹅城,与那鹅城一霸黄四郎展开一场精彩绝伦的官场争斗,终将黄四郎推倒在地,还鹅城一片青天。在这个故事中,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若细细品味,会能拨云见日,得见血泪般的现实。

1、铁血十八路军和铁血十八星旗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电影刚开场便“马拉火车”这一幕,火车上画着的旗帜是铁血十八星旗。想必大家也都知道铁血十八星旗是武昌起义的标志旗帜,是推翻封建统治的象征,而铁血十八路军正是武昌起义军,却堂而皇之地护送一个买官县长去上任。不禁让人发问,革命起义的胜利果实究竟让谁享受了?稍微深思一下,便知受益者绝不是普罗大众,而是那些革命投机者。革命的不彻底性决定着这场战役是无法获胜的,而那些投机者却靠的一手偷梁换柱,成为既得利益者,而普罗大众还是那个饱受苦难的普罗大众。

2、县长夫人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县长夫人可谓是一个典型的革命投机者。虽然出身卑微,但眼光毒辣,乘着那场武装起义,为自己伪造出一个合法的革命者身份,县长夫人。她是一个寡妇,却有五任丈夫。再加上她不一般的身份,可以说她与各任丈夫之间几乎没有感情可言,而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虽然一介女流,但在这乱世之中,却肯出钱给马邦德买个县长,懂得如何投资,不可谓不精明。而且为达到目的,可以抛弃一切,是一个相当有心机又有手腕的人,不得不让人心生敬佩。

3、大管家胡万和团练教头武智冲

这两个没头脑的角色是怎么在黄四郎这一统治集团中当上如此高的职位的呢,确实让人费解。不得不说这体现了黄四郎不怎么高明的用人之道。虽然胡万和武智冲的职位重要,但却没有实权,充其量也就是个打手。这两人目光短浅不说,又不懂得为人处世之道,小人得志显露无疑,自然活不长久,只能以黄四郎马首是瞻,很容易为人所用,但也极容易临阵倒戈,也就是所谓的墙头草,忠诚在他们的字典是没有的,有的只是欺软怕硬。一旦情况有变,这两个人的第一反应便是自保,那还管得了那么多。所以在胡万刺杀县长失败后,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黄四郎,而武智冲在反攻黄四郎时表现得异常勇猛,也就不足为奇。

4、胡千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胡千是谁?相信大家看到这个名字,都是一头雾水。胡千就是那位给黄四郎找来替身的那位。虽然给他的镜头很少,但一看便知此人是黄四郎的得力干将。黄四郎有什么重要事情,都与他商量,比如“给黄四郎找替身”、“请客吃饭”、“出城查县长的身份”等等,他都参与其中,深得黄四郎信赖。作为黄四郎的心腹,他在看到老百姓冲破碉楼杀向黄四郎的那一刻便知,想要保住小命,就只能卖主求荣。而胡千代表的就是那种自以为聪明而又守旧的精英阶级,他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依然幻想能够维持住现在的地位,为此绞尽脑汁讨好黄四郎,对待新兴出现的势力可谓心狠手辣,赶尽杀绝。在张牧之一伙刚进城时,胡千便煽动黄四郎先发制人;而后在与黄四郎商量“请客吃饭”的桥段中,也果断选择“斩”除县长一伙人,希望最大限度地保住自己的利益。

5、假张麻子

假张麻子是黄四郎人为制造出来的麻匪。为什么黄四郎要制造一个假的张麻子出来呢?首先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黄四郎是贩卖烟土的,而且是刘都通的四大腿之一,可想而知,其倒手的烟土量应该相当可观。假的张麻子的作用就是虚张声势,掩人耳目,好让黄四郎从中得利,谎称烟土被张麻子劫走,又制造出张麻子战无不胜的形象,让百姓与县长心生畏惧,制造出一个思想上的禁地。而张麻子就依靠在这种友情演出挣点外快,却成为众矢之的,不得不说是一个摸不得的“纸老虎”。而且假张麻子是知道师爷投靠了黄四郎的,在县长出城剿匪抓到假张麻子时,假张麻子看到师爷追马车去找所谓的“妻儿”时便意识到师爷背叛了黄四郎,而且有可能会去向黄四郎告发自己出卖情报给县长,于是指了一条装了地雷的路给师爷,师爷最终一命呜呼。

6、花姐

花姐的身份很复杂,可以说是个两面派。她既是黄四郎插入到县长阵营中的间谍,离间了整个队伍,但更想自立门户,享受革命果实。花姐因在发钱时发现县长是麻匪而被抓回县衙,本该被杀的她却阴差阳错地进入了县长的阵营,或者说这是精心策划的一场预谋。她先依靠色相离间二哥和三弟,二哥则相当信任大哥,不愿背叛,最终被花姐、三弟、师爷和黄四郎联合杀害,三弟因喜欢花姐而背叛了大哥。之后,老四、老五都被其收买,老七无奈也只能加入。尤其是故事最后,他们与大哥张麻子告别时,花姐站在人群的最中间,含蓄地表明她在这群兄弟中的地位。只是可惜了二哥,成为了利益的牺牲品。

7、麻匪

兄弟七人,身怀绝技,迥然各异,但我们可以看出开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牢不可破。六子死后,张麻子设计绑架了鹅城两大家族的族长,勒索出一大笔银子。问题就出在这里,钱到手后,兄弟们就开始想要卷钱走人了,六子的仇也就没人再提起了,显然这和符合正常麻匪的一贯作风,更多地为自己的利益考量。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当然是活着的时候好好享受一时风光,快意恩仇,很少有人去管那些死去的兄弟呢(可以参照《水浒传》)。这也就为花姐各个击破埋下伏笔。

8、黄四郎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黄四郎无疑是统治阶级的代表,在鹅城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百姓深受其害,却敢怒不敢言。黄四郎的见识与谋略甚至精湛,毕竟是在日本留过学的人。从电影中,我们知道黄四郎与张牧之有过一面之缘。那他们在哪里见过呢,我们简单计算一下。委任状是民国八年,也就是1919年,二十年前也就是1899年,这一年张牧之随蔡锷将军前往日本学习。而这一面之缘就是在日本相见的。这说明黄四郎的一个身份,他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洋务派,虽主张学习先进技术,但其学习的最终目的还是要维护其自身的统治地位,他那易守难攻的碉堡便是先进技术伪装下的坚硬外壳。黄四郎最后究竟有没有死,也成为大家争论最为激烈的地方。小编认为黄四郎是死了的,理由如下:张麻子与黄四郎有深仇大恨(惨死的六子和二弟),自然不会放过黄四郎。但他也深知黄四郎的手段,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是不会轻易放黄四郎独自上碉楼自杀的;张麻子是知道手下的兄弟背叛了他的,而这一切的主谋便是黄四郎;张麻子在发动人民一起反抗黄四郎的统治时,被裹挟的民意便决定黄四郎非死不可,否则张麻子无法证明自己的起义是正义的,因为在人民看来,县长与黄四郎并无多少差别。

9、师爷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师爷从始至终都游走于两个阵营之间,并且是双方都想要拉拢的对象,却都无法赢得双方的信赖,只能许以利益上的承诺,以保证其投入自己的怀抱。所以,师爷需要装糊涂,始终与这两个阵营保持暧昧关系,既不能与县长靠得太近,又不能疏远黄四郎,夹在中间最难做人,也造就了师爷摇摆不定,左右通吃的形象。在死前骗了张麻子哪两件事呢?师爷死前说自己屁股的口袋里有五张委任状,以师爷和县长夫人的财力是很难买得起五个县长职位的,其中必然有黄四郎笼络师爷的委任状,交换条件就是出卖张麻子出城剿匪的计划,这是师爷骗张麻子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老婆、孩子和宝石这件事,黄老爷对这个宝石甚是喜爱,绝不容许落入他人之手,老婆、孩子显然是黄四郎用来骗回宝石的,而师爷则是帮凶。

10、张麻子(张牧之)

神作《让子弹飞》——荒诞的故事,血泪般的现实

张麻子,一个冒牌县长,在故事发展最后时反而成为了那个最为彻底的革命者,不惜背负兄弟叛变的后果,也要铲除黄四郎。当他不计后果为师爷、六子、夫人报仇而与黄四郎鱼死网破之时,他需要一个符合自己发动群众的身份,那就是成为其中一员,当他以群众的身份去推翻黄四郎时,才能够让黄四郎真正地感到畏惧。张麻子如果早点采取行动或听取兄弟们的建议,也许不会落得孤家寡人的地步,但张麻子此时已经如箭在弦,无路可退,只能推翻黄四郎,眼睁睁开着兄弟离自己而去。故事的结尾,最让人难以捉摸。在火车最后面抽着烟的人是谁?从衣服打扮上来看,是师爷,但师爷从来不抽烟,而黄四郎是抽烟的,而且黄四郎也收买了张麻子的兄弟,让人不由得认为那是黄四郎。小编认为,那个人更像是张麻子虚构出来的人,因为他是一个革命者,他需要有对手的存在才能证明他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留在鹅城而是单枪匹马追赶火车而去的原因,因为鹅城已经不需要革命者了。

以上内容,仅是小编个人的想法,同时也感谢姜文导演带给我们的惊喜。此外,还有很多细节方面没有一一说明,欢迎大家在评论区一起讨论,畅所欲言。